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江西同乡网

  • 站务热线: 13800138000
  • 商务合作QQ: 309002002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1|回复: 0

小城的去处

[复制链接]

440

主题

440

帖子

190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07
发表于 2018-1-8 10: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城的去处
我一直认为,家乡的这座小城不什么好去处,说句不护短的话,她的景致确实是太苍白了,苍白得令人心酸!  两座荒山夹着一道宽不足五百米,长不到二十里的所谓的“川”。顺着南屏山的脚下自西向东有一条干涸了近半个世纪的小河,河床像一条干死糜烂的长蛇,一动不动地缠在南屏山的脚下,一阵阵披发着令人作呕的怪味儿。记得我曾为了夸奖家乡而曲意写了一首诗,大意是说家乡的这条河的波浪如何如何壮观,清澈的水面上游嬉着一对对薄情的鸳鸯之类的话语,到当初,一想起此事线材成型机温度控制设备就像做了亏心事似的心里不安。据县志记录,多少百年前的一次大地震,致使北山崩塌,形成了这道川“北高南低”的地势。崩塌后的北山,变成了峰如“笔架”、身如“龙榻”的奇特地形,县城的人们在争先恐后地圈买这块风水宝地,特别是那些有着一官半职的、老根在本地的人,更是不惜重金,煞费神机地想多占上几块,筹备着父辈和自辈或者更远一些的辈儿在百年之后,能安息在高高的龙脉之上,满足地俯视着自己的儿孙是怎么一路顺风、飞黄腾达,当上有学识的大官的。北山之坳,枯草丛生、坟堆绵绵、碑石林立。山下有一条贯通货色的高速公路,公路上车辆疾驰,日夜川流不息,与南屏山下的干枯一黑一白,一动一静形成了赫然的对照。对故乡的人来说,这是一条通向世外的天路,我以为山下的风水要比山上有着更为深远的意思了!  小城的一些人吃过晚饭后爱好走出北路口,到高速公路上去散步,特殊是一些老人,而且还带着孙子。可能是他们认为,这个唯一的高速路口是这座县城最好的去处了吧。不过,我除了乘坐过路的班车,是素来不去那种地方的,太危险了啊!简直每周都有122领着120唤着不同的音调闪着诡异的警示灯卧式曲肘注塑机油加热器在这个路口出出进进,一想起老乡们讲过的在这条路上任务抢险的离奇故事,我就食宿不安了。  前年政府进行旧城改造,扣除了全县干部职工三百元的工资,说是建造了一个半个足球场普通大的文化广场,由于我是捐助者之一,所以选在了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专程去看了一趟,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说是文化广场,实在,只有一个半径三米多的喷泉、五六盏路灯、四颗水泥球、六七架简易的健身器械而已。后来儿子闹着要滑旱冰,我只好在一个饭后的傍晚又陪其他吹塑机控温机着他去了一次。这次和我上次去时截然不同,只见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小百货摊、烧烤摊、啤酒摊--孩子们滑旱冰的、滑滑板的、骑自行车的--叫卖声、嬉闹声、猜拳声--一片复杂,这不就是乡下尾月逢集时的情景么?喷泉的周围被人们围了个水泄不通,跟着乐曲的婉转悠扬,水柱一高一低地变更着各种各样的喷式,几个俏皮的孩子在水中跳出跳进,纵情地撒着欢,四周的人们时不断地发出一阵阵的赞叹和欢呼声。旁边一个不修边幅的疯子,像是个女的,把一件上衣的两只袖子系在腰间,乱发中插着一株苦菜花,载歌载舞,用她原生态的唱法,沙哑地用地方小曲的调子唱着一句本县文革时代的政治口号:“豁出去,拼命干,苦干三年把××变成大寨县。”在人们的掌声和一直的叫好声的催化下,那位疯子如鱼得水,变得越发的狂荡,在几个“热情”观众耐心肠启示和踊跃地鼓动下,她终于憋足了傻劲,翘着小拇指,连吹带唾,无比卖命地骂起了“党”和“政府”,登时惹得世人拍手的拍手,狂笑的狂笑,那边看喷泉的人不知道产生了什么事,跑过来在外圈伸直了脖子,一跳一跳地往里使劲儿地看,个子矮一些的直急的在外圈钻一阵又转一圈,“啥吗?啥吗?”地问个不停。  自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浸透着全县千万人汗水的“文化广场”了。听儿子说广场比以前更热烈了,我想可能是高速路口的游人都扯到那儿了吧!  前一段时光,几回吃过晚饭后,儿子念叨着要我领着他去田径场玩,我问“广场呢?”“早拆了。”“那么大的工程用了一年怎么说拆就拆了呢?”“又改造了。”“啊哦!”这会儿我又担忧自己的工资又要不保了。  早在去年就据说政府在干涸的北岸建成了一条又宽又长的马路,且美其名曰“滨河路”,果真是这样,不外没有听说的那么长,大概有二百多米吧。县田径场就坐落在干涸的北岸,南河桥的北端以西,滨河路东端的下方,咱们去时,滨河路上已经灯火光辉,人行道上的垂柳下有些排档的雏形了,看来应当有得发展了。我想,如果在现在的南河桥的位置上建上一座橡胶坝,在雨季季节聚上一坝清汪汪的水--那滨路的发展就更快了,甚至还能带动全县经济的发展呢,也不枉我在那首诗中的一片讴歌之情啊!溘然为自己的设法感到可笑,偷偷地微微地搧了自己一个嘴巴,你算个什么?  站在路边俯看田径场时,发现旁边的足球场变成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坪,才知道已经有一年不曾来这儿了。三五成群的人们不谋而合地沿着红色的塑胶跑道,一圈接着一圈地漫步闲聊,有的走着走着便停了下来转过身去,面对着场中央的草坪悄悄的发动了呆,好像几辈子没见过绿气似的。儿子欢呼着,奔着跳着跑下去打球了,我好像受到了感染,也身不由己地下坡走了进去。站在湿淋淋的草坪旁,一阵阵清爽扑面而来,在朦胧的灯光下,草露泛着点点凌光,我想,这块绿地恐怕是这座小城最富有欣赏性的景致了吧!不,适当地说,是这座小城一片绿色的海洋!仰头看远处,半轮明月挂在南屏之上,山影巍巍,清风过期,山上塔铃叮叮,晚钟铛铛--身处此境,顿感心如止水,万念具灰,处喧嚣而不燥,过泥泞而不沾……  回到家里,一个人躺在床上,细细地想着我前面说过的话,北山的风水宝地不是好去处,山下的高速路口更不是好去处,文化广场也算不得什么好去处,滨河路至少目前还不算。在朦胧的月光下置身于一片绿色之中,沐着清风,观者草露,听着南屏山的塔铃声和晚钟声,这样的境界,还算不算得上是好的去处么?  即便是新的广场落成了,这儿变得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还有绿色、清风、令人沉醉的塔铃和晚钟--还有挂在南屏山上空的半轮明月……  可是,今宵的好去处,明天将来还会有么!  (作于2009年7月31日)
莫名苑美文网申明:
请所有作者宣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方法划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作品及言论,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莫名苑美文网声明: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度互联网信息管理措施规定,我们谢绝任何色情小说、作品及舆论,一经发明,即作删除!
我始终認為,傢鄉的這座小城沒有什麼好去處,說句不護短的話,她的风景的確是太蒼白瞭,蒼白得令人心酸!  兩座荒山夾著一道寬不足五百米,長不到二十裡的所謂的“川”。順著南屏山的腳下自西向東有一條幹枯瞭近半個世紀的小河,河床像一條幹逝世腐爛的長蛇,一動不動地纏在南屏山的腳下,一陣陣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怪味兒。記得我曾為瞭贊美傢鄉而曲意寫瞭一首詩,粗心是說傢鄉的這條河的波浪如何如何壯觀,明澈的水面上遊嬉著一對對癡情的鴛鴦之類的話語,到現在,一想起此事就像做瞭虧心事似的心裡不安。據縣志記載,幾百年前的一次大地震,以致北山崩塌,构成瞭這道川“北高南低”的地勢。崩塌後的北山,變成瞭峰如“筆架”、身如“龍榻”的獨顺便形,縣城的人們在爭先恐後地圈買這塊風水寶地,特別是那些有著一官半職的、老根在本地的人,更是不惜重金,煞費心機地想多占上幾塊,準備著父輩和自輩或者更遠一些的輩兒在百年之後,能安眠在高高的龍脈之上,滿意地俯視著自己的兒孫是怎樣一路順風、青雲直上,當上有學問的大官的。北山之坳,枯草叢生、墳堆綿綿、碑石林破。山下有一條貫通東西的高速公路,公路上車輛疾馳,晝夜川流不息,與南屏山下的幹涸一黑一白,一動一靜造成瞭鮮明的對比。對於傢鄉的人來說,這是一條通向世外的天路,我認為山下的風水要比山上有著更為深遠的意義瞭!  小城的一些人吃過晚飯後喜歡走出北路口,到高速公路上去漫步,特別是一些白叟,而且還帶著孫子。可能是他們認為,這個独一的高速路口是這座縣城最好的去處瞭吧。不過,我除瞭乘坐過路的班車,是從來不去那種处所的,太危險瞭啊!幾乎每周都有122領著120喚著不同的聲調閃著詭異的警示燈在這個路口出出進進,一想起老鄉們講過的在這條路上義務搶險的離奇故事,我就食宿不安瞭。  前年政府進行舊城改造,扣除瞭全縣幹部職工三百元的工資,說是建造瞭一個半個足球場个别大的文化廣場,因為我是捐助者之一,所以選在瞭一個礼拜天的凌晨專程去看瞭一趟,冷冷僻清,一個人也沒有,說是文化廣場,其實,隻有一個半徑三米多的噴泉、五六盞路燈、四顆水泥球、六七架簡易的健身器械罢了。後來兒子鬧著要滑旱冰,我隻好在一個飯後的薄暮又陪著他去瞭一次。這次跟我上次去時截然不同,隻見熙熙攘攘、人頭攢動。小百貨攤、燒烤攤、啤酒攤--孩子們滑旱冰的、滑滑板的、騎自行車的--叫賣聲、嬉鬧聲、猜拳聲--一片繁雜,這不就是鄉下臘月逢集時的情景麼?噴泉的四处被人們圍瞭個水泄不通,隨著樂曲的悠揚婉轉,水柱一高一低地變化著各種各樣的噴式,幾個調皮的孩子在水中跳出跳進,盡情地撒著歡,周圍的人們時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的驚嘆和歡呼聲。旁邊一個蓬頭垢面的瘋子,像是個女的,把一件上衣的兩隻袖子系在腰間,亂發中插著一株苦菜花,載歌載舞,用她原生態的唱法,嘶啞地用地方小曲的調子唱著一句本縣文革時期的政治口號:“豁出去,拼命幹,苦幹三年把××變成大寨縣。”在人們的掌聲和不斷的叫好聲的催化下,那位瘋子如魚得水,變得越發的狂蕩,在幾個“熱心”觀眾耐烦地啟發和積極地慫恿下,她終於憋足瞭傻勁,翹著小拇指,連吹帶唾,十分賣力地罵起瞭“黨”和“政府”,頓時惹得眾人拍手的拍手,狂笑的狂笑,那邊看噴泉的人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跑過來在外圈伸直瞭脖子,一跳一跳地往裡使勁兒地看,個子矮一些的直急的在外圈鉆一陣又轉一圈,“啥嗎?啥嗎?”地問個不停。  自後,我再也沒有去過那個渗透著全縣千萬人汗水的“文明廣場”瞭。聽兒子說廣場比以前更熱鬧瞭,我想可能是高速路口的遊人都扯到那兒瞭吧!  前一段時間,幾次吃過晚飯後,兒子念叨著要我領著他去田徑場玩,我問“廣場呢?”“早拆瞭。”“那麼大的工程用瞭一年怎麼說拆就拆瞭呢?”“又改革瞭。”“啊哦!”這會兒我又擔心自己的工資又要不保瞭。  早在去年就聽說政府在幹涸的北岸建成瞭一條又寬又長的馬路,且美其名曰“濱河路”,果然是這樣,不過沒有聽說的那麼長,大約有二百多米吧。縣田徑場就坐落在幹涸的北岸,南河橋的北端以西,濱河路東真个下方,我們去時,濱河路上已經燈火輝煌,人行道上的垂柳下有些排檔的雛形瞭,看來應該有得發展瞭。我想,假如在現在的南河橋的地位上建上一座橡膠壩,在雨季時節聚上一壩清汪汪的水--那濱路的發展就更快瞭,甚至還能帶動全縣經濟的發展呢,也不枉我在那首詩中的一片贊美之情啊!突然為自己的主意觉得好笑,偷偷地輕輕地搧瞭本人一個嘴巴,你算個什麼?  站在路邊俯看田徑場時,發現中間的足球場變成瞭一片綠油油的草坪,才晓得已經有一年未曾來這兒瞭。三五成群的人們不約而同地沿著紅色的塑膠跑道,一圈接著一圈地散步閑聊,有的走著走著便停瞭下來轉過身去,面對著場核心的草坪靜靜的發起瞭呆,似乎幾輩子沒見過綠氣似的。兒子歡呼著,奔著跳著跑下去打球瞭,我仿佛受到瞭沾染,也情不自禁地下坡走瞭進去。站在濕漉漉的草坪旁,一陣陣清新撲面而來,在朦朧的燈光下,草露泛著點點凌光,我想,這塊綠地恐怕是這座小城最富有觀賞性的景致瞭吧!不,恰當地說,是這座小城一片綠色的大陆!抬頭看遠處,半輪明月掛在南屏之上,山影巍巍,清風過時,山上塔鈴叮叮,晚鐘鐺鐺--身處此境,頓感心如止水,萬念具灰,處喧囂而不燥,過泥濘而不沾……  回到傢裡,一個人躺在床上,細細地想著我前面說過的話,北山的風水寶地不是好去處,山下的高速路口更不是好去處,文化廣場也算不得什麼好去處,濱河路至少目前還不算。在朦朧的月光下置身於一片綠色之中,沐著清風,觀者草露,聽著南屏山的塔鈴聲和晚鐘聲,這樣的境界,還算不算得上是好的去處麼?  即使是新的廣場落成瞭,這兒變得隻剩下瞭我一個人……  還有綠色、清風、令人陶醉的塔鈴和晚鐘--還有掛在南屏山上空的半輪明月……  可是,今宵的好去處,來日還连云港油加热器會有麼!  (作於2009年7月31日)
莫名苑美文網聲明:
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傢互聯網信息治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作品及言論,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莫名苑美文網聲明:
請所有作者發佈作品時務必遵照國傢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作品及言論,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相关的主题文章:

  
   [/url]
  
   [url=http://www.sinooceansz.com/cgi-sys/suspendedpage.cgi?mod=spacecp&ac=blog&blogid=]优雅的女人   --处世之道--杂文侃谈--美文摘抄

  
   刘若英-能够为了恋情废弃已有的胜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