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江西同乡网

  • 站务热线: 13800138000
  • 商务合作QQ: 309002002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回复: 0

记忆似水

[复制链接]

440

主题

440

帖子

190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07
发表于 2018-5-10 04: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忆似水
记得曾经十分“三八”地去翻看过星座指南,里面对于巨蟹座有这样的一句话“从前的记忆,对巨蟹座而言,就像是有留念意思的玩具”,确实,经常翻看过去的自己,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前些日子又回到了小城的西郊。何以说又回到了,由于孩提时在那里曾经渡过了好一段时间。当初小城正在进行“三旧”改革的前期资料拍摄,故有幸能重游旧地。 在西郊的童年真的很快乐。人们常说“百无禁忌”,可能是因为孩子的本性原来就是仁慈的,灵台喧扰,所以对世间俗事常常抱有本人的看法吧。小时候就常常被大人们以这句俗语来“斥责”。一群孩子,终日在池塘边、田埂上追赶打闹,享受着天然的乐趣,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又怎会理解有所“忌”? 从小就不爱好穿鞋,估计是已习惯了田边泥泞的小路,惧怕一不警惕就会为布鞋蹭上一点泥迹,说到底可能仍是怕母亲大人“真的是浪费”的唠叨吧。每次去玩,每个孩子都会自发地把鞋系好挂在脖子上,十几个高矮不一的脖子都清一色地挂着一双鞋,别有一番景致。“巴兹”“巴兹”,雨后的田埂,泥巴总能从小脚丫的缝隙里跳出来,孩子们却绝不顾虑。爬树、钓鱼、把溜到田里的公鸡赶得到处串。似乎没有什么事件可能成为孩子的懊恼,好像所有的事情在他们的眼里都是纯粹的,是善良的,是有趣的。那时的西郊并不电视,并没有网络,没有良多许多咱们现在以为应当有的货色,然而,一张彩色卡片,一张不同凡响的邮票,甚至一只平时少见的甲虫,就足以让孩子握在手心愉快一全部下战书。那时孩子的手心常常能握着快活。 风物全非,人面亦全非。或者小城的变更已非“日新月异”能形容。底本矗立于西郊的一座国有大型冶炼厂现在只剩下一片段瓦颓垣,本来的几顷农田、几块鱼塘早已消散。触目之下,只有隆隆的机械;工地功课,沙尘滚滚。 步入以前常常“访问”的工厂,里面的机械早已搬迁,只剩下90KW反应釜油加热器价格一个年迈的门卫在破旧的大门前休闲地“站岗”。隔壁嘈杂的工地,恍如跟他没有一点关联。面对来访的我们,老阿伯仍然请求我们登记。打开登记册,里面精打细算地记载着每一位来访者的材料,省亲、访友,公事、私事。阿伯的手,就像转达室里的另一张办公桌,折射着斑斑岁月。 登上一座放弃的办公楼,本来只是为了可以拍几个全景,不料脚却陷入了一个小坑中,人仰马翻,好不狼狈。也难怪,楼房的年事已近半百,加上近年来工厂效益不好,翻新诚然谈不上,就连基础的保护估量也只能挖东墙补西墙,破旧已成天经地义。 纵目远眺,厂房的原址及工厂周边的数栋平房与早先发展起来的城区显然心心相印,就像两块完整不同的布料被一位蹩脚的裁缝勉力缝在了一起,明明相连却又如斯的不和谐。摄像机的镜头,捕获了西郊的发展变迁,我的镜头,捉拿了西郊的变迁。 走了,拍摄实际只用了短短的个把小时。 走出厂区,有多少只狗悄悄地跟在我们的后面,怡然自得。

記得曾經无比“三八”地去翻看過星座指南,裡面關於巨蟹座有這樣的一句話“過去的記憶,對於巨蟹座而言,就像是有紀念意義的玩具”,的確,常常翻看過去的自己,好像已經成為瞭一種習慣。 前油加热器配套些日子又回到瞭小城的西郊。何以說又回到瞭,因為孩提時在那裡曾經度過瞭好一段時光。現在小城正在進行“三舊”改造的前期資料拍攝,故有幸能重遊舊地。 在西郊的童年真的很快樂。人們常說“童言無忌”,可能是因為孩子的天性本來就是善良的,靈臺清凈,所以對世間俗事常常抱有自己的見解吧。小時候就常常被大人們以這句俗語來“呵斥”。一群孩子,整天在池塘邊、田埂上追逐打鬧,享受著做作的樂趣,這樣成長起來的孩子,又怎會懂得有所“忌”? 從小就不喜歡穿鞋,估計是已習慣瞭田邊泥濘的小路,畏惧一不当心就會為佈鞋蹭上一點泥跡,說到底可能還是怕母親大人“真的是糟践”的嘮叨吧。每次去玩,每個孩子都會自覺地把鞋系好掛在脖子上,十幾個高矮不一的脖子都清一色地掛著一雙鞋,別有一番風景。“巴茲”“巴茲”,雨後的田埂,泥巴總能從小腳丫的縫隙裡跳出來,孩子們卻毫不顧慮。爬樹、釣魚、把溜到田裡的公雞趕得到處串。俨然沒有什麼事情能夠成為孩子的煩惱,仿佛所有的事情在他們的眼裡都是純潔的,是善良的,是有趣的。那時的西郊並沒有電視,並沒有網絡,沒有很多很多我們現在認為應該有的東西,然而,一張彩色卡片,一張與眾不同的郵票,甚至一隻平時少見的济南模温机甲蟲,就足以讓孩子握在手心高興一整個下昼。那時孩子的手心常常能握著快樂。 景物全非,人面亦全非。或許小城的變化已非“一日千裡”能形容。原本聳破於西郊的一座國有大型冶煉廠現在隻剩下一片斷瓦頹垣,原來的幾頃農田、幾塊魚塘早已消逝。觸目之下,隻有隆隆的機械;工地作業,沙塵滾滾。 步入以前常常“造訪”的工廠,裡面的機械早已搬遷,隻剩下一個年老的門衛在破舊的大門前休閑地“站崗”。隔壁喧鬧的工地,仿佛和他沒有一點關系。面對來訪的我們,老阿伯依然要求我們登記。翻開登記冊,裡面一絲不茍地記錄著每一位來訪者的資料,探親、訪友,公事、私事。阿伯的手,就像傳達室裡的另一張辦公桌,折射著斑斑歲月。 登上一座廢棄的辦公樓,原本隻是為瞭能夠拍幾個全景,不料腳卻陷入瞭一個小坑中,人仰馬翻,好不狼狽。也難怪,樓房的年紀已近半百,加上近年來工廠效益不好,翻新虽然談不上,就連根本湖州导热油电加热炉的維護估計也隻能挖東墻補西墻,破舊已成理所當然。 極目遠眺,廠房的舊址及工廠周邊的數棟平房與新近發展起來的城區顯然格格不入,就像兩塊完全不同的佈料被一位蹩腳的裁縫勉力縫在瞭一起,明明相連卻又如此的不協調。攝像機的鏡頭,捕获瞭西郊的發展變遷,我的鏡頭,捕获瞭西郊的變遷。 走瞭,拍攝實際隻用瞭短短的個把小時。 走出廠區,有幾隻狗靜靜地跟在我們的後面,悠然得意。

相关的主题文章:

  
   最实在的幸福
  
   一个聪慧女人的嫁人教训,很切实很有情理
  
   行走景致   --旅行手札--日记人生--美文摘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