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江西同乡网

  • 站务热线: 13800138000
  • 商务合作QQ: 309002002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7|回复: 0

我看《论语》 --处世之道--杂文侃谈--美文摘抄

[复制链接]

440

主题

0

回帖

197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70
发表于 2018-8-13 04: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看《论语》   >>处世之道>>杂文侃谈>>美文摘抄
一 偶尔想起对《论语》的批判,是在和一个网友的跟帖里。 这个网友曾用《论语》里的一句名言:“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来反映当前求同存异、不人云亦云的学术探讨准确立场。因为是对传统文化情有独钟的老朋友,所以就和老朋友开了个玩笑,我在回帖中说:很想把孔老先生叫起来问问:君子和就一定不同?如果又和又同的算君子还是小人?小人同就一定不和?沆瀣一气的小人多着呢!既不同又不和的,那该算什么人呢?实在我想表白的意思是,咱们不能仅仅依据“和”和“同”来断定:他是小人仍是君子。当然,在老朋友看来,我是在钻牛角尖。可是细心想想,也并不是全无道理。想起胡适先生曾说过:宁肯疑而过,不能信而错。我想有必要写一下我眼里的儒家文化。 想到《论语》不过2万多字,就回首再一次复习了一下。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可我怎么也愉快不起来。诚实说,我感到到《论语》里更多的是一种心灵迷幻汤药,刚喝起来兴许清甜可口,但时光一长,就像慢性毒药一样匆匆发生,直到有一天蓦然回顾,发明心灵已经被专制文化侵蚀得千疮万孔了。 我出身在一个批林批孔的年代,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孔子诛杀少正卯的故事(但现在很多人猜忌甚至否定它的实在性了)。小时候,看到丹青书上孔子举着“仁义”大刀,又瘦又怪,蛮可笑的。我并不是那个时候埋下了对孔子的反感。反过来,我倒是那种政治家一批判,必然要看个究竟的那种人。当然不全是为了好奇,我认一个死理,凡是政治家动用各种资源去批判的,这个人肯定有两把刷子——像我们这些庸庸碌碌之辈,请人家来批,谁有那个闲工夫? 因此,我读《论语》应该算是挺早的,可能是因为当时可能读到的好书不多,也曾认为孔子蛮厉害。一个2500多年前的人,在前人简直一穷二白的文化资源的基本上,竟有那么多想法,而且他的思想多少乎贯串全部中国文明史,老实说,不能不叫人钦佩,也确切值得我们这些子孙崇敬和爱戴。但是,我也知道,孔子他们正处在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社会转型期,他的学说主要是为封建社会建立独裁秩序服务的(也有人以为是为奴隶制服务的),也就是说,归根结蒂儒学是为专制统治服务的,即使当时有很大的意思,在我们今天看来,也应当保持足够的小心——里边很多思想外表鲜明,里面已披发着腐臭的味道。 别急,我当然要拿出证据。首先,我们要知道《论语》是一部什么样的书。《论语》是孔子“述而不作”的挂名作品,换句话说,孔子的《论语》严格说来,并不能算是孔子的作品,充其量只是孔子弟子整理记载的孔子上课笔记而已——这里记录着孔子及其弟子偶然蹦出的闪耀着智慧火花的隽语。当然,我得承认,孔子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大部门应该是很有哲理的,但是《论语》最大的弊端就是很少记载谈话时的语景和局面,所以,很多隽语固然也具备一定的普遍性,但是,因为脱离了详细的语境,也必然带来消极的弊端。举个例子,普普通通的一句“有朋自远方来,不可开交”,是大家最耳熟能详最喜闻乐见的名句。但是,正如南怀瑾先生所说,如果是一个从远方来要钱的朋友,大家可能就兴奋不起来——这就是脱离了详细语境的弊端。所以,如果我们仅仅根据孔子的“断章”来“取义”,很多思想和结论就可能变成似是而非,未免就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味道了。 当然,时期不同了,狗肉正常也比羊肉值钱,所以现在很少有人干那种事情了。但近来,在文化振兴的大旗下,一向门前冷落的传统文化,终于沉渣浮起死灰复燃了。儒学是传统文化的代表,当然成了香菜饽饽,有许多大家、学者纷纭出来讲讲《论语》,讲讲孔子,连“小马哥”周润发也过了把孔子的瘾。 但无论怎么,世界上任何一种学理都需要论证的,论证既需要正面的例证,更需要经得起反证。因为在社会科学这个庞杂的领域里,人们几乎可认为任何一种学说找到例证,所以,我们不能由于有了例证,我们就要承认他的科学性和合感性。我们还需注意,有没有反证,同样可以推翻我们的论断。一般说来,证实愈是完善,越经得起推敲,也就越靠近于真理,反之,分开了论证,所有的学识菏泽油锅炉,必定存在种种弊端和错漏。虽然我不敢保证这是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可以肯定,这个道理实用于任何人任何学说,即使连圣人也不能例外。亚里士多德曾被西方人奉为人类唯一的精神导师,这位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撰写了百余部大作,建立百科全书式的思想系统的巨大人物,在做作和社会迷信范畴的很多论断,不是也在一个个被推翻?而且,亚里士多德还是逻辑学集大成者,其学说也曾经过周密的逻辑论证呢!而孔子的《论语》,既没有个人的深刻生命休会,也没有严厉的逻辑论证,甚至不在追问和辩难中得到挑衅和质疑,这样的学说却被奉为颠扑不破的真理,打死我也不信。 原来,儒家文化和诸子学说是平等的,并没有特殊高深精微之处,但是后来经过统治者的抬举,便卓然于其他诸子之上了。我有一个教训,凡是被统治阶级所认可、所御封的经典典籍,十有八九就是伪学。大家可能说我主观,有成见,说瞎话,活了这么多年,唯一的播种就是认识到:凡是统治者告知你的事情,首先得怀疑,而后再反过来听听试试,最后的成果却是屡试不爽,这就是中国的国情,不信你可以尝尝看。当然我绝不能把我的经验之谈当成真理,现在很多人认可,实际是测验真理的唯一尺度。让我们回头看看,统治中国2500多年的儒家学说,是不是把中国人带向了文明和幸福?当我们看到,当我们看到儒家学说所统治的中国历史,呈现的包小脚、养太监、“易子而食”、吸鸦片等等种种令人发指的恶劣行动,再加上孔子的徒孙们所宣传的三纲五常制度,我更加认识了儒家学说的虚假和恐惧。我不得不否认,在诸子百家中,再也找不出比儒家学说更好的,维护统治阶层专制、戕害人民的思想工具了。儒家文化确实是保护专制统治的头号金字招牌!而这样的文化,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之下,摧枯拉朽,毫无抵抗之力,我对孔子学说的反动性和落伍消极性更是深信不疑了。而这样的学说,反倒被一贯反对孔子学说的新政权所支持,并且踊跃支持到海外建立什么孔子学院,我好像更加明白了什么道理。 常常听有人说,“政治是政治,文化是文化,我们学习的是儒家文化,和政治并没有什么关联”。这种想法当然是善良的,乍听起来似乎也有道理,但是,文化真可以和政治切割开吗?狭义的文化本身就包括政治,何况,中国从来强调学致使用的,我很担忧某些人会拿文化,当作政治的遮羞布。不信,请看:《孔子》导演胡玫在接受香港《亚洲周刊》采访时说:“拍摄《汉武大帝》时,留神到一条重要线索,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第一次在中国历史上,把儒学变为国学……我在研读过程中,感到儒学对治国事如此重要。”这下明白了吧?胡导只不外说了句真话,但像于丹这类学者,毫不会说出这么****裸的真话的。 再说啦,孔子《论语》离我们已经近2500多年了。事隔两千多年来,我们对孔子《论语》的理解真的就是孔子的本意?坦白说,我是很疑惑的。中国传统文化运气多舛,很多文化典籍都不同程度遭受到损毁和篡改。大家都知道,秦朝产生的焚书坑儒,大量的诸子之书被焚毁后,人们凭着记忆和残迹,经由校勘训诂贯通,穿凿赴会,重新演绎修正了古代典籍著作。当然有人为了多挣钱,不免托古造书发财。还有些读书人因为自己人微言轻,只能借托名人抒发自己的观点,便在抄书的进程中浸透进自己的语言和思想。最可恨的是,朝廷组织人力物力对古代典籍进行修编,凡是不利于其专制统治的,一律要动“手术”或者焚毁。所以说,很多古代文化典籍本身被掺了不少水、甚至三聚氰胺也说不定,谁能保障他们是“无公害精神粮食”呢?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论语》,岂非就一定是孔子和其弟子当年所说的话吗?譬如很多人都认为,当初的《易经》,孔子曾经整理过。《庄子》除了《说剑》和《渔夫》外,其余都是伪作。可见,我们在学习传统文化的过程中,很有可能把许多伪书当作经典背诵,自己尚不意识,误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黄金,岂不知只是一块似是而非的黄铜罢了,孟子尚且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也就是说即使在孟子当时,对一些所谓的儒学著作恐怕也是不信任的。 [1] [2] [3] [4] [5] [6] 下一页
QQ书签
Google书签
Yahoo书签
新浪ViVi
天极网摘
POCO网摘
和讯网摘
百度搜藏 有道书签
           
一 偶尔想起對《論語》的批判,是在和一個網友的跟帖裡。 這個網友曾用《論語》裡的一句名言:“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來反应當前求同存異、不隨聲附和的學術探討正確態度。因為是對傳統文化情有獨鐘的老友人,所以就和老朋友開瞭個玩笑,我在回帖中說:很想把孔老先生叫起來問問:君子和就必定不同?如果又和又同的算正人還是小人?君子同就一定不和?狼狽為奸的小人多著呢!既不同又不和的,那該算什麼人呢?其實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我們不能僅僅根據“和”和“同”來判斷:他是小人還是君子。當然,在老朋友看來,我是在鉆牛角尖。可是仔細想想,也並不是全無道理。想起胡適先生曾說過:寧肯疑而過,不能信而錯。我想有必要寫一下我眼裡的儒傢文化。 想到《論語》不過2萬多字,就回頭再一次溫習瞭一下。孔子說“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可我怎麼也高興不起來。老實說,我感覺到《論語》裡更多的是一種心靈迷幻湯藥,剛喝起來也許清甜可口,但時間一長,就像慢性毒藥一樣漸漸發作,直到有一天驀然回想,發現心靈已經被專制文化侵蝕得千瘡萬孔瞭。 我诞生在一個批林批孔的年代,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孔子誅殺少正卯的故事(但現在许多人懷疑甚至否认它的真實性瞭)。小時候,看到圖畫書上孔子舉著“仁義”大刀,又瘦又怪,蠻好笑的。我並不是那個時候埋下瞭對孔子的惡感。反過來,我倒是那種政治傢一批评,必定要看個毕竟的那種人。當然不全是為瞭好奇,我認一個死理,凡是政治傢動用各種資源去批判的,這個人确定有兩把刷子——像我們這些庸庸碌碌之輩,請人傢來批,誰有那個閑功夫? 因而,我讀《論語》應該算是挺早的,可能是铜陵电加热锅炉价格因為當時能夠讀到的好書未几,也曾覺得孔子蠻厲害。一個2500多年前的人,在前人幾乎一窮二白的文化資源的基礎上,竟有那麼多设法,而且他的思想幾乎貫穿整個中國文化史,老實說,不能不叫人欽佩,也確實值得我們這些子孫崇拜和愛戴。但是,我也知道,孔子他們正處在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的社會轉型期,他的學說重要是為封建社會建破專制秩序服務的(也有人認為是為奴隸制服務的),也就是說,歸根結蒂儒學是為專制統治服務的,即使當時有很大的意義,在我們今天看來,也應該坚持足夠的警戒——裡邊很多思维表面光鮮,裡面已散發著腐臭的味道。 別急,我當然要拿出證據。首先,我們要晓得《論語》是一部什麼樣的書。《論語》是孔子“述而不作”的掛名作品,換句話說,孔子的《論語》嚴格說來,並不能算是孔子的作品,充其量隻是孔后辈子整顿記錄的孔子上課筆記罢了——這裡記載著孔子及其弟子偶爾蹦出的閃爍著智慧火花的雋語。當然,我得承認,孔子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大局部應該是很有哲理的,但是《論語》最大的弊病就是很少記錄說話時的語景和場面,所以,很多雋語雖然也存在一定的广泛性,但是,因為脫離瞭具體的語境,也必然帶來消極的弊端。舉個例子,普一般通的一句“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是大傢最耳熟能詳最膾炙人口的名句。但是,正如南懷瑾先生所說,假如是一個從遠方來要錢的朋友,大傢可能就高興不起來——這就是脫離瞭具體語境的弊端。所以,如果我們僅僅根據孔子的“斷章”來“取義”,良多思想和結論就可能變成似是而非,難免就有點掛羊頭賣狗肉的滋味瞭。 當然,時代不同瞭,狗肉个别也比羊肉值錢,所以現在很少有人幹那種事情瞭。但近來,在文化復興的大旗下,一贯門前冷清的傳統文化,終於沉渣浮起逝世灰復燃瞭。儒學是傳統文化的代表,當然成瞭香菜餑餑,有許多大傢、學者紛紛出來講講《論語》,講講孔子,連“小馬哥”周潤發也過瞭把孔子的癮。 但不论怎樣,世界上任何一種學理都需要論證的,論證既须要正面的例證,更需要經得起反證。因為在社會科學這個復雜的領域裡,人們幾乎可以為任何一種學說找到例證,所以,我們不能因為有瞭例證,我們就要承認他的科學性和公道性。我們還需註意,有沒有反證,同樣可以推翻我們的結論。普通說來,證明愈是完美,越經得起斟酌,也就越濒临於真理,反之,離開瞭論證,所有的學問,一定存在種種弊端和錯漏。雖然我不敢保證這是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但可以肯定,這個情理適用於任何人任何學說,即使連聖人也不能例外。亞裡士多德曾被西方人奉為人類唯一的精神導師,這位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撰寫瞭百餘部大作,建立百科全書式的思惟體系的偉大人物,在天然和社會科學領域的許多論斷,不是也在一個個被颠覆?而且,亞裡士多德還是邏輯學集大成者,其學說也曾經過嚴密的邏輯論證呢!而孔子的《論語》,既沒有個人的深入性命體驗,也沒有嚴格的邏輯論證,甚至沒有在詰問跟辯難中得到挑戰和質疑,這樣的學說卻被奉為顛撲不破的真谛,打死我也不信。 本來,儒傢文化和諸子學說是同等的,並沒有特別精深精微之處,然而後來經過統治者的抬舉,便卓然於其余諸子之上瞭。我有一個經驗,凡是被統治階級所認可、所禦封的經典典籍,十有八九就是偽學。大傢可能說我主觀,有偏見,說實話,活瞭這麼多年,独一的收獲就是認識到:凡統治者告訴你的事件,首先得懷疑,然後再反過來聽聽試試,最後的結果卻是屢試不爽,這就是中國的國情,不信你能够試試看。當然我絕不能把我的經驗之談當成真理,現在很多人認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讓我們回頭看看,統治中國2500多年的儒傢學說,是不是把中國人帶向瞭文明和幸福?當我們看到,當我們看到儒傢學說所統治的中國歷史,出現的包小腳、養太監、“易子而食”、吸鴉片等等種種令人發指的惡劣行為,再加上孔子的徒孫們所宣揚的三綱五常轨制,我更加認識瞭儒傢學說的虛偽和可怕。我不得不承認,在諸子百傢中,再也找不出比儒傢學說更好的,維護統治階級專制、戕害国民的思想工具瞭。儒傢文化確實是維護專制統治的頭號金字招牌!而這樣的文化,在西方文化的沖擊之下,不堪一击,毫無抵御之力,我對孔子學說的反動性和落後消極性更是坚信不疑瞭。而這樣的學說,反倒被一貫反對孔子學說的新政權所支持,並且積極支撑到海外树立什麼孔子學院,我好像更加清楚瞭什麼道理。 經常聽有人說,“政治是政治,文明是文化,我們學習的是儒傢文化,和政治並沒有什麼關系”。這種主意當然是仁慈的,乍聽起來仿佛也有道理,但是,文化真能夠和政治切割開嗎?廣義的文化本身就包含政治,何況,中國歷來強調學以至用的,电加热导热油炉我很擔心某些人會拿文化,當作政治的遮羞佈。不信,請看:《孔子》導演胡玫在接收香港《亞洲周刊》采訪時說:“拍攝《漢武大帝》時,註意到一條主要線索,董仲舒提出‘罷黜百傢,獨尊儒術’,第一次在中國歷史上,把儒學變為國學……我在研讀過程中,覺得儒學對治國是如斯重要。”這下明确瞭吧?胡導隻不過說瞭句真話,但像於丹這類學者,絕不會說出這麼****裸的真話的。 再說啦,孔子《論語》離我們已經近2500多年瞭。事隔兩千多年來,我們對孔子《論語》的懂得真的就是孔子的本意?坦率說,我是很懷疑的。中國傳統文化命運多舛,很多文化典籍都不同水平遭遇到損毀和改动。大傢都知道,秦朝發生的焚書坑儒,大批的諸子之書被焚毀後,人們憑著記憶和殘跡,經過校勘訓詁貫通,穿鑿赴會,从新演繹修改瞭古代典籍著作。當然有人為瞭多掙錢,難免托古造書發財。還有些讀書人因為自己人微言輕,隻能借托名人抒發本人的觀點,便在抄書的過程中滲透進自己的語言和思想。最可恨的是,朝廷組織人力物力對古代典籍進行修編,但凡不利於其專制統治的,一律要動“手術”或者焚毀。所以說,很多古代文化典籍自身被摻瞭不少水、甚至三聚氰胺也說不定,誰能保證他們是“無公害精力食糧”呢?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論語》,難道就一定是孔子和其弟子當年所說的話嗎?譬如很多人都認為,电加热导热油锅炉現在的《易經》,孔子曾經收拾過。《莊子》除瞭《說劍》和《漁夫》外,其餘都是偽作。可見,我們在學習傳統文化的過程中,很有可能把許多偽書當作經典背誦,自己尚不認識,誤以為這就是傳說中的黃金,豈不知隻是一塊似是而非的黃銅罷瞭,孟子尚且說:“盡信書不如無書”,也就是說即便在孟子當時,對一些所謂的儒學著述恐怕也是不信赖的。 [1] [2] [3] [4] [5] [6] 下一頁
QQ書簽
Google書簽
Yahoo書簽
新浪ViVi
天極網摘
POCO網摘
和訊網摘
百度搜藏 有道書簽
           
相关的主题文章:

  
   在寂寞中谋事做
  
   择水而居   --古词风度--诗歌赏析--美文摘抄
  
   心中凤凰城_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